任错错丶

潸然问垂影,何处是归家?

【中敦】短脑洞系列0

天天有新粮,prpr。写完10的时候我把前十篇翻了翻列了张纸,发现时间线上好像没什么bug,如果后期有矛盾的话再慢慢改好了。最近写的眼皮跳,想休息一下整理整理想想下面写点什么_(:з」∠)_要是有人投喂桥段脑洞就好噜。

(╯3╰)么么么浏览、点赞、转发、评论、关注的各位大人,小的在此拜谢。

设定中敦幼时的相遇,反正都很小,懒得设几岁了。今天鱼肝油太太官粮发放了所以没写11,这个估且算番外,和脑洞系列正文暂时没多大联系。

---------------正文∠( ᐛ 」∠)_

肮脏潮乱的卧房里放满了一列列生锈的高低床,被铺散发的霉味充斥在空气中,叫不出名字的虫爬过脚边钻进破烂的拖鞋里,却没人提醒它的主人。中也接过相仿年纪的孩童递来的水杯,无视了对方嫉妒的眼神。

从铁栏往里看时,暖日下盛放的鲜花衬的这所港黑经营的孤儿院更像是教堂,可当推开巨大的墙门,犹大们正阴恻恻地藏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吞噬着来人。

红叶已将自己扔在此多日,看现在的架势,应该是要在此小住很久。未说明来由,未说明归时,与这群孤儿同食共寝,但却没有受到相同的苛刻待遇,想来也只是单纯地让自己见识弱肉强食的黑暗未来吧。

咣咣咣,那诡异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孤儿们瞬间绷紧了心神,向着前厅奔去。又要开始了,中也披上外套缓缓站起,每天这时,又是漫长苦闷的检举秀。第一天来时中也还觉得很有意思,整个孤儿院更像是党派圈,相互的拉拢,临时的推波助澜,为求生存的倒戈和被拖去惩罚时的诅咒,哪一点都让别人看不出年纪。

可时间久了,也会腻味,中也站在黑压压的人群最后,看着前方逆光的院长。无用、去死,种种辱骂的字眼今日又砸在那个白发的小孩身上。小孩跪在地上哭喊着申辩,可没有人出来为他作证,过了一会,院长拉扯着那个小孩的头发走向惩戒室,这场秀落下帷幕。

再踱回到房间里,中也的被窝里终于没有放入晚餐吃剩油汪汪的剩菜,看来今天是那个小孩顶了包。可中也丝毫没有觉得应该去找出真正的凶手,只要得到结果就可以了,有人因此受罚来安抚自己,这样就够了。

今日的月亮很圆,圆的月光刺的晃眼。中也轻轻起了床,走出了卧房,绕过花园,后方种菜的院子旁立着给铁栏外的人看的秋千与单杠。中也翻上了杠向月亮望去,耳边传来低低的说话声。前方的小屋仅在靠近地面开一窗,几道铁杆分割了这极小的视野,有几只小猫正围在窗前,说话声便是从那传来的。

是那个白发的少年,中也认出,不对称的流海是昨天放剩菜的几个人的杰作。灰尘与草梗在白发上非常明显,更显眼的是他苍白的脸上红肿的拳印,过小的囚窗看不清太多,大概身上更好不到哪去。夜风渐凉,拢了拢发,中也跳下单杠回了卧房。

而后每隔几天,那个小孩都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被拖去绝食暴打,偷偷将书页撕去、负责的花圃枯萎、偷窃食物,形形色色林林总总,甚至于有的理由一听就是胡诌,但院长依然不顾那孩子的哭求。

又是一轮月圆,中也坐在秋千上看着小屋,小猫们似乎大了圈,将囚窗围住。那孩子呢喃地说着对不起,不知道是没了力气还是怕被人听见,中也起身轻轻走近,将怀中藏着的今晚的包子撕碎了一半,一起放在了窗前。

“啊,是谁?”窗太低太低,里面的孩子只看的见中也的手放下食物后离去。中也未作回答,径直走了。

小鬼,中也心中暗道,可下一句就像卡了壳,憋在心里横竖怎么也说不出来。看来偷窃食物这条一直没错怪他,中也躺在被窝里望着月亮心想。

第二日清晨,一夜未眠的中也干脆起床到花园前做起体术训练。没练一会,一只小猫凑过来闻了闻他的脚,放下了嘴中的花就跑开了。中也望了很久,蹲下捏起娇小的花朵看了看,大概是叫不出名字的小野花吧。

“回去吧,中也。”红叶的声音突然在铁栏外响起。中也站起身点点头,翻过铁门上了车。

这次的修行正式的结束了。


end 祝吃好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