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错错丶

潸然问垂影,何处是归家?

【中敦】短脑洞系列10

(/ω\)9的时候出了bug,感谢太太指正。_φ( ̄ー ̄ )今天我住的地方大降温中,快被冻死了,看官大人们也请多注意冷暖喔。

( ̄^ ̄)ゞ立正,感谢各位大人们的浏览、点赞、转发推荐、评论及关注。承蒙各位的不嫌弃,我居然流水帐写到了第十发脑洞,往后也请多多指教,最好投喂我点小脑洞嘿嘿嘿。

设定中敦。ooc啊ooc



-----------------正文∠( ᐛ 」∠)_

热海某汤旅包房中,敦握着笔一个字一个字地抄录着一月前买的散文集。包房中只有矮桌,不管是盘坐还是跪坐,敦变换着姿势也改变不了时间一久带来的腿脚酸麻。撇着嘴揉了揉脚,敦偷偷瞄向对面的中也。

品着与和室格格不入的红酒,中也托着下巴正仔细地读着举在手中的文件。敦顺着中也光洁的下巴弧度一路向下看,宽大的浴袍松散包裹露出内里,被纸张稍遮住的胸部肌肉线条清晰。

“好好写你的字。”中也眼也不抬发了声。

“是。”敦重新坐正,心中哀怨不已,这算哪门子刑罚?刚刚在宴桌上被中也先生的小弟们一口一个大嫂地来敬酒,自己羞的要命,主位上这人还在恶劣地笑。好不容易挨到酒会结束,居然还要来练字醒酒,都要11点了哎。

早知道就不来了,亏他这个敬业爱岗三好市民还请假过来。敦鼓着脸,翻了页纸继续抄。


告白被接受后,送敦回宿舍的车上,司机变成了中也。周三晚下着大雨,回去的途中中也一言不发。下车时敦望着撑伞的中也,半边的肩上落满了雨,便伸出手握住中也的手将伞推向他。对方只是将敦送至一梯的檐下,摸了摸他偏长的流海说了声进去吧,就转身回车上了。

敦望着车的灯光在台风雨中渐渐消失,回了二楼,把和菓子送给了镜花。

“呐敦,”镜花端来了茶与和菓放在面前,“今天回来的很早。”

“嗯,因为雨太大了。”接过茶杯,敦扯了个笑回答道。明明是因为晚上有事要回趟总部才把自己送回来的,明明好几天了才见这一次面。

新换的手机里放着最近侦探社热议的江户正剧,乒乒乓乓刀剑相向看的镜花入了神。将士与公主无法在一起只能私下互诉的剧情磨的敦心烦,这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也不看看自己和中也先生都可以。虽然手也没牵过几次,吻也没来过一下,今天也才见了一会面,车上一句话也没说。

他最近应该很忙吧,敦叹口气,干脆直接铺了被睡觉去了。

第二天下班很早,敦提前到了雨色茶室。寻人寻物的报告天天都在写,只有今天换错了行。国木田说最近跑的支线太多了,下午早点走休息休息吧,敦本来想去商业街买新开张的鸡肉丸串尝尝,却不自觉上了地铁走到了茶室。

“中岛大人您来啦?我这就通知中原干部大人。”茶室的老板娘堆着笑,温和的表情一点看不出是黑手党的人。这也难怪,毕竟港黑势力遍布横滨,院长不也是他们的一员吗?想起过往的那段日子和院长死前手中的花束,敦的表情暗了许多。

不一会中也到了,敦正坐在包房里看着书。

“今天就出去走走吧。”中也倚着门说道,“想去哪儿?”

20多分钟后,敦回到了商业街前。昨日夜间已停的雨水积落在地面尚未干透,但一点不影响鸡肉丸串的香味飞入敦灵敏的鼻中。

“我要从这家年糕雪冰,一路吃到尽头的那家的生八桥!!”化悲愤为食欲,但敦在看到被切块的芝士年糕块时就已经忘了昨天在郁闷什么。

看着敦已经冲向雪冰点单处,中也在小弟端着的烟缸中拧熄香烟缓步跟上。甜食是装在另一个胃里的,这小老虎真的端着年糕雪冰一左一右顺次地开火车逛吃逛吃。甚至有老板战战兢兢只要付小份的钱就给了三份豆乳布丁,中也无语地黑了脸,老板吓的立即再添上了几勺蜜红豆。

嘴唇上还沾着黄豆粉,敦把吃剩的酱油团子递给中也拿着就往这次的主要目的地鸡肉丸串店跑。

“等等。”中也拉住敦的手。

“怎么......”敦回头,突然中也的脸放大在眼前,唇上的黄豆粉被灵巧的舌舔食了干净,撩拨的心脏痒到不行。敦的大脑瞬间当机,愣在了原地。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小弟都在之下,初吻就这样没了?敦的余光甚至瞄见有妈妈捂住了孩子的眼,完蛋了,总觉得明天要上头条。

“你你你,......”,话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整句,敦一回头挤到鸡肉丸铺前吼道:“给我每样来20串!!”,把烤着肉串的老板吓个半死。

商业街区内的长椅上,敦大口大口吃着鸡肝串。一想到刚刚的初吻,敦的心就乱糟糟地蹦。一定是之前吃的破馒头不对,弄的自己今天怪怪的,思前想后搅了半天,敦开口道:“昨天车上,为什么都不说话。”

“雨下那么大,听见你的声音我开车会分心。”中也回。

敦的眉松了松,继续吃着串子。

“后天我要去趟热海。”中也又说,“生意上的人,要聊些合同的事。”

“喔?”热海?开花子?敦吸溜着草莓汁思索着,“那什么时候回来。”

中也答:“不知道,这次要谈的事很多,可能要一周。”

敦点点头,而后的约会也变得有点索然无味,回到宿舍时镜花正同直美聊着电视剧的事。敦便坐在一旁,边听边用手机搜索着。热海,著名的温泉度假之地,敦念着词条。看着图片上古式的温泉旅馆建筑,昨天电视剧里那群搂着妓女的江户武士猥琐大笑的形象浮现眼前。

不行!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敦抱着脑袋大叫。


思絮飘回,敦一低头发现自己心里话全涂写在了纸上。而中也正垂着眼看着那张纸,激的敦想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写的不错。”中也放下文件起身走到敦旁拥他入怀,“我没想到你会请假陪我来,我的敬业爱岗小市民。请的年假?”

“我才工作几个月,上哪儿有年假。”敦的声音被中也一点点吞进肚里。“国木田前辈说,病假不行,事假也没理由,只能预支我的婚假了。”





end 祝吃好∠( ᐛ 」∠)_时间线是接脑洞几来着的告白后。。因为没看着前面写可能有bug,请谅解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