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错错丶

潸然问垂影,何处是归家?

【中敦】短脑洞系列9

中午睡醒,最新里多了好多太太们的粮(≧∇≦),要是每天都这样该多好。

观光仓花式比心各位看官大人的浏览、点赞、转发及评论!

设定中敦,最近太宰出场率略高,强行给黑手党某路演加鸡腿。


--------------正文∠( ᐛ 」∠)_

面向街道的大面橱窗里,面包师与学徒们正在手工揉制着面团。为了吸引客人而开设的diy烘焙坊,最近总是挤满了人。

案面上大瓶的天然酵母好像是原因,天然酵母做出的面包松软不酸,让越来越多的主妇喜欢上这不同寻常的真菌。一旁的大烤炉中,面包正渐渐变金发大,表面的果仁料油脂微微滋出,香味顺着门缝,蹿入敦的鼻口。

啊好想试一次,还从来没有动手做过面包,感觉那个花冠形的很好吃。敦甩甩头,急忙调高耳机音量让自己回神。

现在在出任务中呐,敦嚼着口香糖边走边自语。过长的流海被编起夹在头侧,显眼的白发也被隐藏在厚厚的毛线帽中,方框眼镜遮住了五官的立体分明,再加上适应深秋季节的外套与皮靴,这副变装使敦与周围形形色色的路人无异。

总有一种被坑的感觉,敦叹气。下午时,太宰治打了电话让敦到inzone来接他,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到了商场,结果被前辈拖进专柜里强行换了十几套行头。借口帮忙拿衣服,太宰还顺走了敦钱包里中也的副卡付了钱买下这些衣服。

“有什么不好,我有帮你要折扣啊。”太宰指着脸红的店员。

敦十分生气,强烈抗议被迫买卖,就被太宰的电话铃声打断。


“你这样穿那个小矮子一定喜欢。”太宰挂了电话,扬起了笑容,“去一趟商业街前的会所,告诉一个叫大政的人,将塔收好。”

这微笑怎么更像之前爆胎钉得手时的感觉?敦绕过街角向会所后门走去,想起之前的电话里恍惚飘出的字眼,估计是让他做信差通知大政,今日有人要来拿走塔。

到底是什么塔?敦趁清洁工从后门出入倒垃圾时侵入会所。太宰先生不说,又不好问。难道是佛塔之类的古董物,那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放在现代会所吧。

接近5点半,并不是会所的经营时间,服务生甚至都未上班,敦匿着身形穿行在走廊中。这间会所似乎是家族企业,大政是这里的主管,在大老板不在时,他就是第一把交椅。

离开宴厅及包房楼,敦猫着腰急步走至泳厅后的办公别墅,大政平时就居住于此,轻轻拉开露台的玻璃门,翻进房内。

别让任何人看到你,直接见大政。太宰治翻出手机中大政喝醉后被偷拍的照片说道,里面的女佣万一是细作,你就打草惊蛇了,大政这时候一般在一楼的书房里确认今天要来的客户名单。敦回忆着,轻轻跑向左侧的走廊,刚走到一半,前方拐角的楼梯传来女仆的声音。

没办法了,敦咬了下唇,立即拧开左手边的门藏了进去。女仆们好像看见有人闪进了琴房,开门查看,除了未打开的钢琴与谱架,房内空空如也。

此时的敦正像个蜘蛛一样倒挂在墙顶,对方将他的头紧紧按住,口腔中被塞了条湿润的舌不让他发出声音。中?中也先生?敦屏住呼吸,直到女仆们走远才看清来人。

琴房的窗没有合严,冽冽的秋风钻入,窗外走远的园丁正扛着修剪掉的枝条捆放上推车。中也用唇语告诉敦十分钟后在商业街前见,堵住了他的疑问。

之后敦顺利地找到了大政,说明了来意,大政匆匆送别敦,就向琴房跑去。按动几枚琴键,琴房的地板松动了一块,露出下方通往着酒窖的楼梯。大政来到其中一列发现并无异样,便给太宰打了电话。

另一边,太宰通着话收到了条彩信,打开详细,上面是中也正搂着吃着花冠面包的敦,身旁摆着瓶波尔多红酒,酒身上印着chateau latuor。

塔和人,我都收下了,谢谢你啊青花鱼。附言上这样写着。

啊派小情人阻挠计划失败了,太宰吹了声口哨删除了彩信。

从中也看上那瓶拿枪顶脑袋也不肯卖的私藏塔牌红酒后,他的旧识大政便知道小矮子会来偷,就求助于自己。像中也这样的爱酒之客,断不会让毛手毛脚的小弟来做。在听了芥川的情报后,立即掐了时间派了敦君通风报信,应该是要赶在蛞蝓之前找到大政啊,最好是撞见矮子小偷让敦君打心眼里升起不屑与讨厌。

是什么让敦路上耽误了呐?太宰细想。

车在下班高峰的潮流中缓缓前进,真是没想到中也先生是大政的朋友,才能刚巧帮了自己,不然任务肯定要失败。想着想着敦饮着奶茶偏头望向街边的面包坊。

“很喜欢?”中也看着出神的敦,所以来之前看了那么久?小馋猫。

敦缩了缩虎眸指着坊内,在烤箱旁那面墙上,放着近十排的架子,架子上全是一个个的瓶罐,每个瓶上都标了名字与日期。

与谢野小姐说那是最近流行的酵母旅馆,越来越多的人养天然酵母,但如果不及时投入面粉或水,辛苦养出的酵母就会死去,酵母的时间长短影响着面包的风味。所以那些公事繁忙或出差的人,就把酵母寄存在这里,让老板照顾。你看那一瓶瓶大小不一的罐子是不是像是伸长脑袋在说话?敦静静地说着。

中也回问:“什么话?”

敦回过头凑到中也耳边,笑的温柔轻轻说道:

“在说,快带我回家。”



end 祝吃好∠( ᐛ 」∠)_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