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错错丶

潸然问垂影,何处是归家?

【中敦】短脑洞系列5

(╯3╰)一觉起来lof四十几条推送吓死我,其实是高兴到不行( ・᷄ὢ・᷅ )居然这么多同好。话说今天鱼肝油太太会不会撒官粮呐,等的好心焦。

(≧∇≦)依然是前排感谢各位浏览、比心、转发特别是评论的各位看官大人,不嫌弃ooc的我

设定中敦,强行给横滨市里的商店们安名字



-----------------正文∠( ᐛ 」∠)_


“敦,来一下。”国木田从文件堆里撇出头,镜片反射出精光。

啊感觉不是什么好事要发生,跟随太宰先生那么长的时间,好像国木田的表情也能读懂了。敦摸摸头走了过去。

“小子啊,前几天白鲸坠落的报告书我刚看了。”国木田拿起那本涂涂改改的错字本伸到敦面前,“买几本国文课本练一练。”

敦苦着脸一行行扫过自己的报告,在孤儿院时那种环境下能学到五十音图就很好了,这张纸上文法杂乱,连字都写的歪扭,确实想继续现在这份工作是得补课了。敦再瞄了眼桌上小镜花的报告,黑手党难道奉行菁英教育,连报告书的格式都和自己是天壤之别。

“我杀了35个人。”镜花吃着糖凑了过来。“报告书都是我自己写的。”

咚,敦扑街。

中午午休刚结束,国木田塞给敦几份文件袋让他老套地跑这种F级支线任务去。临出门时,敦遇到了迟到才来上班的太宰先生,对方得知目的地后还亲切地告诉了他快捷路线。

拜太宰导航所赐,敦的任务三星完成。敦叼着顺手在四目书店买的书,轻跃翻过围墙往inzone商场超市的员工小侧门走。太宰先生说的没错,回头时才发现这小巷还确实不少垃圾箱和攀爬手架,地形非常适合来一场1v1血拼。

刚转过弯,敦就停下了脚步。有个人正倚着墙,套着皮手套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正对着天空吐着圈。黑色的礼帽下透出点橘色的长发,外套的下摆并未随着飘落的树叶飞扬。

“中原...先生?”敦轻轻地开了口。

对面的人停下了吸烟的动作,回望过来。那双蓝眸就一如几天前坠落时一般,整个将敦嚼碎吞咽。

中也只是一如往常陪同首领给爱丽丝挑礼服,红叶大姐每次像上了头一样和首领疯狂扫购,自己就继续在侧门抽烟,等到5点多再回去。每个月的黑手党剁手日年年进行着,但今天的中也总觉得他这几年过的就像守株待兔的人,终于扑住了要撞树的老虎。拍成肉酱还傻乎乎看着自己羞红的脸,这几日历历在目,如今那抹红晕更是立在眼前,叫中也心里生出一股脑儿的热流。

敦见中也望了自己半天没有动静,支支吾吾地不知该说些什么。谢谢前几天中原先生你那样拼命接住我吗?该怎么谢谢你呐?中原先生什么都不缺,看的上我想请他吃的茶泡饭吗?敦的小虎脑生锈地打着转,迟迟未开口。

“手上抱着什么?”中也瞧着快过热爆炸的敦觉得好笑。

敦手上的书纸袋,因为刚刚的脑力风暴被他尖尖的指甲掐皱,露出了几本略薄的散文集,“国木田先生说,我报告写的不好,让我买点东西学学。”书是店员挑的,据说简单易懂,文法清晰,敦更是被对撞的蓝与橙色封皮吸引,咬牙买下一整套。

一阵风,敦的流海被吹起遮住了脸。横滨的海风总是这么没道理,让中也鬼使神差地伸手将他的发撩起。

“我教你。”低迷的声音蹿入敦的耳,顺着耳神经麻痹了整个大脑。见敦没什么反应,中也略头痛了起来,这样的请求确实太突兀,应该是要拒绝了吧?

可明明是打算自己回去抄抄书练习,明明有镜花和国木田请教,还有谷崎临走前也说要教自己,可这些事先做好的决定到嘴边就被敦咽了回去,现在的敦就像被绑架了神智,只有轻轻点头回应。

于是每周都有三四天晚上,在港口附近的雨色茶室包间,敦在那静静地学习,中也三言两语就能说透敦看不懂的语法和句式,让他每次都崇拜不已。敦有时涂写着句子偷瞄着改部下报告的中也,如果那天从河里捞上来的是中原先生,会不会之后的路就完全不一样?

不过肯定不可能,因为中原先生才不会自杀。

这样的学习持续了三周,今日晚上中也因为有事而很晚才赶到,小老虎已经留下了今日的作业离去,字歪歪扭扭比往日好些,一点点抄着上次买的散文最后一篇。中也捏起纸张,细细读到最后一行:

红妆之于女人,活水之于游鱼,你之于我,中原中也先生。


哼,告白被抢先了,小子。中也吹了声口哨,将纸收进口袋里,看来今天去加班是极有必要的。

第二日的侦探社,敦坐在桌前回忆起昨天的事,中原先生会不会就此生气,亦或当作没看见,想到此敦烦躁地抓乱了头发啊啊啊叫了出来,吓坏了一旁的谷崎。

“哪位是中岛先生,有您的快递。”

最近连快递小哥都大黑超了,外面太阳有那么刺眼吗?敦签收下,打开了快递袋,里面是自己昨天抄写的散文。蓝黑色的钢笔字迹熟悉又甜润,像一汪蜜灌进嘴中:

日光之于禾草,砂土之于蝼虫,你之于我,中岛敦。

以后要记得叫我的名字,中也。





end 祝吃好_(:з」∠)_

评论(5)

热度(71)